当前位置:世界之最网 > 中国之最 > 手机访问:m.988ct.com

红楼梦四大家族,一曲盛极而衰的哀歌

来源:www.988ct.com时间:2022-05-08编辑:wu最记录:手机版

护官符

贾不假,白玉为堂金作马。

阿房宫,三百里,住不下金陵一个史。

东海缺少白玉床,龙王来请金陵王。

丰年好大雪,珍珠如土金如铁。

——出自《红楼梦》第四回

《红楼梦》四大家族:贾、史、王、薛。贾家——贾宝玉家,宁国荣国二公之后,世袭官爵;史家——史湘云家,保龄侯尚书令史公之后;王家——王熙凤家,都太尉统制县伯王公之后;薛家——薛宝钗家,紫薇舍人薛公之后。

贾不假,白玉为堂金作马:

汉乐府《相逢行》:“黄金为君门,白玉为君堂。”这句说的就是贾家的富贵豪奢。在《红楼梦》一书中,宁国、荣国二公之后共二十房,除宁、荣亲派八房在都外,在原籍住者有十二房。

阿房宫,三百里,住不下金陵一个史:

《史记·秦始皇本纪》载:阿房宫前殿为“东西五百步,南北五十丈”。阿房宫被誉为“天下第一宫”,是秦代营造的大建筑,规模极为宏大。所谓“三百里”,是借用唐代杜牧《阿房宫赋》“覆压三百余里,隔绝天日”的夸张说法,以形容史家的显赫。保龄侯尚书令史公之后共十八房,都中十房,原籍八房。

史太君

四大家族史家官居尚书令的保龄侯史公(名不可考)的女儿,嫁与荣国公贾公(贾源)的儿子贾代善,夫妇还算相得。她为人精明,持家有方。

史湘云

金陵十二钗之一,四大家族史家的千金,贾母的内侄孙女,贾府通称史大姑娘。她心直口快,开朗豪爽,爱淘气,甚至敢于喝醉酒后在园子里的大青石上睡大觉;身着男装,大说大笑;风流倜傥,不拘小节;诗思敏锐,才情超逸;说话“咬舌”,把“二哥哥”叫作“爱哥哥”。她是一个富有浪漫色彩、令人喜爱的豪放女性。但她毕竟是薄命司中的女儿,自幼父母双亡,没有过上贵族小姐娇生惯养的生活;好不容易嫁个了才貌仙郎,却暴病而亡,湘云立誓守寡,也就很苦。

东海缺少白玉床,龙王来请金陵王:

古代传说中多以为龙王珠宝极多,非常富有。这里借龙王求请,极言王家的豪富。都太尉统制县伯王公之后共十二房,都中二房,其余的在原籍。

王夫人

她是故事主角贾宝玉和十二钗之一的皇妃贾元春之母,贾政之妻,是荣国府掌权管事的家长之一。

王熙凤

金陵十二钗之一,贾琏的妻子,王夫人的内侄女,贾府通称凤姐、琏二奶奶。

丰年好大雪,珍珠如土金如铁:

“薛”的谐音字。这里用的是谐音双关的修辞手法。紫微舍人薛公之后,领内库帑银行商,共八房。

薛姨妈

薛蟠和薛宝钗之母,京营节度使王子腾之妹,与王夫人是一母所生的姐妹。。她随薛氏兄妹寄居贾府。以“慈”著称。由于举止言行得体,贾母常愿与她对坐聊天。但她十分溺爱自己的子女,任薛蟠在外为所欲为。

薛蟠

外号“呆霸王”,薛姨妈之子,薛宝钗之兄。因幼年丧父,寡母又纵容溺爱,终日唯有斗鸡走马,游山玩水。虽上过学,不过略识几字。为人骄横跋扈,仗势欺人,强买甄英莲(香菱)为妾,由于英莲已经先被冯渊买去,便喝令手下打死冯渊。在赖大家的酒席上,碰到“冷郎君”柳湘莲,欲与之相交,被柳湘莲打了个半死。与同伙贩货路过平安州界时,遭遇强盗,幸得柳湘莲相助,使贼人散去,货物夺回。二人终拜为生死弟兄。其人喜新厌旧,娶妻夏金桂后,又欲夺取其陪房丫头宝蟾,并冷落香菱。

薛蝌

皇商之子,薛姨妈的侄儿,薛宝琴的胞兄。

薛宝钗

金陵十二钗之一,男主角贾宝玉的姨表姐、妻子。她容貌丰美,举止娴雅,恪守妇德,是代表封建女性典范的“冷美人”。父亲早亡,有一母(薛姨妈)一兄(薛蟠)。进京寄住于贾府。她挂有一把錾有“不离不弃,芳龄永继”的金锁,与贾宝玉随身所载之玉上所刻之“莫失莫忘,仙寿恒昌”恰好是一对,寓意金玉良缘。红楼梦八十回后失传,据推测,贾宝玉与薛宝钗成亲,但由于双方没有共同的理想与志趣,贾宝玉又无法忘怀知音林黛玉,婚后一二年即出家,回到青埂峰。薛宝钗只好独守空闺,抱恨终身。

薛宝琴

皇商之女,小时跟父亲跑过不少地方。她是薛姨妈的侄女,薛蝌的胞妹,薛蟠,薛宝钗的堂妹。她长得十分美貌,贾母甚是喜爱,夸她比画上的还好看,曾欲把她说给贾宝玉为妻。王夫人也认她为干女儿。她自幼读书识字,本性聪敏,在大观园里曾作《怀古绝句十首》。后嫁都中梅翰林之子。她是一位近乎完美的人。她的美艳与纯真和邢岫烟的内敛与清高、李纹、李绮的超脱与淡然截然不同,十分耀眼。

《红楼梦》中道:“这四家皆连络有亲,一损皆损,一荣皆荣,扶持遮饰,俱有照应的。”贾母娘家为史府;王夫人及王熙凤嫁入贾府;王夫人胞妹嫁入薛家;薛宝钗嫁给贾宝玉……四家同为金陵显贵,有权有势,互为婚嫁,关系密切。他们不仅在姻戚血缘上有联系,在政治上也是休戚相关。

《红楼梦》四大家族,尤其是贾府的兴衰作为全书的中心线索,有学者认为,“护官符”其实已经暗示了红楼梦四大家族的最终命运。在书的前半部分,四家因“扶持遮饰,皆有照应”而“一荣皆荣”;后半部他们由于“事败”,株连获罪而“一损皆损”。“靖藏本”在“这四家皆连络有亲,一损皆损,一荣皆荣,扶持遮饰,皆有照应的”这几句话旁有脂砚斋批语说:“四家皆为下半部伏根。”所谓“伏根”,即指四家将来衰亡的共同命运。续书后四十回写贾府衰而复兴,已经歪曲了曹雪芹设定的主题思想。

相关文章:

本月排行